探索太阳系边缘的新行星!又有新发现!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8-07-23
字体大小:

  据国家地理报道,天文学家一直在探索太阳系边缘可能存在的新行星,在追踪天体过程中,却无意间发现了12颗新的木星卫星,目前已知木星卫星已多达79颗。

  说是“飙升”,可一点都不夸张。要知道,400年前的地球人(伽利略)只观测到4颗木星卫星,直至十八年前(也就是2000年),也才发现了18颗……

  而最近十来年,木星卫星一下子多出了61颗!而且,这里面有50多颗(包括这次的的12颗在内),全部由同一个研究小组——卡内基科学研究所的Scott Sheppard小组发现的。厉害吧!稍稍八一八木星卫星的发现史,就会明白这个小组有多“开挂”了。

  推翻地心说的木卫“四兄弟”

  时间倒转回400多年前,卫星之事还不为人知。

  那时的人们大多信奉“地心说”,认为所有天体都是绕着地球转的,其他天体有卫星这种事儿是根本不存在的!彼时虽然哥白尼的“日心说”已经提出,但还远远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

  1609年,可以说是人类天文学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年,有两件大事推进了日心说的发展:

  一件是开普勒在《新天文学》一书中正式发表了关于行星运动的前两条定律,证明行星都是在绕着太阳运转。不过,这些复杂的公式和轨道对于那时候普通人来说,简直如同天书;而另一件大事就不一样了——这一年,伽利略用他改造的望远镜开始观察月球和其他天体的细节,在1609-1610年期间,他发现了木星最大的四颗卫星(直径约3000-5000公里)。

  如果所有的天体都是围绕地球转的,那这四颗围绕木星运转的天体又算啥?

  于是,这个石破天惊的观测事实成为了打脸地心说的最佳证据。这四颗木星最大的卫星也因此被称为“伽利略卫星”。

  (左)伽利略在1610年出版的《星际信使》一书中绘制的四颗伽利略卫星;(右)四颗伽利略卫星的样子(位置并不是它们实际的轨道位置)。

  当然,至此之后的各种卫星就不再让人惊讶了,随着望远镜的不断升级 ,天文学家们陆续发现了木星和土星的新卫星并加以命名(因为木星的英文Jupiter是罗马神话中众神之王朱庇特,也就是希腊神话中的宙斯,因此木星卫星的英文名就自然地以宙斯/朱庇特的恋人或者后代的名字来命名了,不过在翻译成中文的时候,我们通常按照这些卫星的发现顺序来直接称之为“木卫n”)。

  内卫星:空间探测器来帮忙

  在四颗伽利略卫星到木星的轨道之间,目前还知道有四颗个头比较小的卫星(直径约在20-200公里),叫做“内卫星”。这四颗内卫星里除了最大的那颗木卫五是美国天文学家爱德华·巴纳德于1982年通过望远镜发现的之外,其他三颗都是1979年旅行者1号和2号探测器相继飞过木星系统的时候发现的。不同于望远镜只能看到的一个小亮点,探测器甚至可以直接就拍到卫星表面的细节。

  探测外太阳系四颗行星及其卫星系统的旅行者1号和2号探测器,它们在1979年相继飞掠木星系统。

  再后来,伽利略号探测器探访木星系统的时候,又近距离给这几颗内卫星拍了更清楚的“身份照”。

伽利略号拍摄的四颗木星内卫星。

  不规则卫星:拐来的孩子数不清

  但不管是 伽利略卫星还是内卫星,它们都是木星的规则卫星,什么是“规则卫星”呢?我们可以把它们理解成是和木星“有亲缘关系”的卫星。

  按照我们目前的认知,如果一个卫星是和行星差不多时候形成的,那么这个卫星的轨道应该非常“周正”:轨道形状近似圆形,轨道面基本在行星的赤道面上,而且卫星运行的方向和行星的自转方向相同(这叫“顺行轨道”,相反的话,当然就是“逆行轨道”咯)。

规则卫星的轨道特征。

  然而,当天文学家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木星卫星的时候,也同时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卫星轨道都这么“周正”的。只有距离木星很近的8颗比较周正,而那些离得远的,都没这么规律。

  1904和1905年,美国天文学家珀赖因发现了木卫六(Himalia)和木卫七(Elara),它们虽然还是顺行的,但是轨道面远远偏离了木星的赤道面,轨道形状也比较椭圆。

  1908年,英国天文学家梅洛特发现了木卫八(Pasiphae);1938和1951年,美国天文学家尼克尔森发现了木卫十一(Carme)和木卫十二 (Ananke),这三颗卫星的轨道就更奇怪了,他们不仅轨道形状椭圆、远远偏离了木星的赤道面,而且它们还是逆行的!

  这样的“不规则卫星”,多半就不是木星的“血亲”了,而是木星系统成型之后,一些小天体飞过木星附近时又因为木星巨大的引力而被“拐(捕)来(获)”的。

不规则卫星的轨道特征。

  再然后,天文学家们又发现,这些不规则卫星里,有些是会“抱团”的。每一小簇卫星有相似的轨道,然后不同簇之间轨道又很不一样。这说明,这里原本有几颗大得多的卫星,后来被撞碎了,而这些小卫星就是撞击之后幸存下来的碎片。它们虽然“身体”分开了,但轨道还是彼此相似的。

  于是,按照轨道的相似性,天文学家们又把木星的不规则卫星分成了四个族,按照每种里面最大的那颗卫星的名字命名为:希玛利亚族(Himalia,顺行)、帕西淮族(Pasiphae,逆行)、阿南刻族(Anake,逆行)、卡梅族(Carme,逆行)卫星。

  不过,偶尔还是有几颗不抱团,独享一个轨道的卫星。

  为了区分这几种类型的不规则卫星,天文学家们在取名的时候也动了一点小心思:顺行的以a结尾,逆行的以e结尾,与众不同的以o结尾。

木星卫星的位置和分类示意图。

  作为“外来户”,太大、太重的小天体都很难被捕获,所以大部分不规则卫星都个头非常小。这就意味着,天文学家们很难用望远镜或探测器发现这些不规则卫星。截至2000年,直径10公里以上的大卫星基本已经全部被扫荡了。

  慧眼识星:职业“捕星”人登场

  那么人们还能不能找到更小的卫星呢?

  就在这时,火眼金睛的“星探”——Scott Sheppard出场了。这位大咖2004年从夏威夷大学天文学博士毕业之后,基本上只专注于一件事儿——搜寻外太阳系新天体(当“星探”)。

  在2000-2011年间,Sheppard带领的团队一共发现了40多颗超级小的木星卫星,是同时期其他所有团队加起来的四倍多……这些小卫星直径基本都在1-4公里之间,绝对能称得上“慧眼识星”了!

  除了木星卫星,他们还发现过一众土星、天王星、海王星的卫星和其他外太阳系天体(多到数不过来)全。简而言之,这哥们就是个“追星专业户”。

  说起来,这次发现的一打新卫星,其实也纯属偶然——因为Sheppard团队原本想找的是传说中的太阳系第九大行星Planet X。

  在2016-2017年期间,当他们在Planet X可能出现的区域里搜寻的时候,意外发现木星刚好也在他们的搜寻范围附近,于是他们顺便搜寻了一下木星的新卫星,然后,一下子发现了12个……

  不过,发现的卫星到底是不是新的、又是不是真的在绕着木星转,这些都需要反复核查轨道之后才能确认——这项工作花了一年多时间。

  而且,其实这12个新卫星中,其中2颗在2017年已经完全得到了确认[3],所以严格来说,这次新发现的只有10颗。

  位于智利的托洛洛山美洲际天文台和4米口径的布兰柯望远镜,这次发现的新卫星大多数都是由这台望远镜发现的。来源:维基

  特立独行的卫星Valetudo

  这次新发现的12颗木星新卫星也都非常袖珍,几乎全部只有1-2公里大小。

  其中2颗位于距离木星比较近的轨道上,差不多将近一年可以环绕木星转一圈,它们的轨道完全符合顺行轨道的希玛利亚族卫星的特征,因此应当也是来自同一颗天体的碎片。

  另外9颗位于距离木星比较远的轨道上,差不多每两年可以环绕木星转一圈,它们的轨道完全符合逆行轨道的三拨卫星帕西淮族、阿南刻族和卡梅族卫星的特征,因此应该也分别来自原本的三颗大天体的碎片。

本次新发现的11颗“平平无奇”的木星卫星。

  然而,除了这11颗“平平无奇”的卫星之外,还有1颗新卫星非常与众不同。

  这颗卫星非常小,直径不到1公里,可能是目前的木星卫星中最小的一颗。更奇怪的是,它的轨道时不时会和一大批逆行卫星的轨道相交,然而它自己却是顺行的!这个危险程度相当于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开上疾驰的高速公路然后还反方向发足狂奔……可以想见,这样一颗卫星应该是已“活不多时”,早晚有一天,它会被某一颗迎面而来的卫星完全撞碎,化为齑粉。

  本次新发现的12颗木星不规则卫星分布,注意新发现的Valetudo是以字母o结尾的,用于表明它是木星的不规则卫星中轨道特立独行的一类。

 

  2018年5月,智利6.5米口径的麦哲伦望远镜再次确认观测到卫星Valetudo,两张图对比可以看出,在完全一样的背景中,亮点Valetudo向左移动了一点点。

  这些新发现的卫星都还没有得到正式的命名, 不过,Sheppard团队已经早早地为这颗宝贝珍珠取了个暂时的名字:Valetudo,她是罗马神话中的健康与卫生女神,朱庇特的重孙女。

  这颗卫星的发现意义重大。它代表着,木星的外围很可能曾经有过更多更大的顺行卫星群,只不过后来它们都被撞碎而消失了,只剩了这唯一的一颗沧海遗珠,在无声地诉说着它们曾经存在过。

  遥远的外太阳系里,还有许多天体尚未被发现,大到神秘的传说中10个地球质量的第九大行星,小到直径不足一公里的卫星和彗星。

  小小太阳系就有木卫二、土卫二这些可能存在生命的星球,那整个宇宙必然有别的生命存在,地球并不孤单,它们还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惊喜和震撼呢?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