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自我医疗的尼安德特人食谱 与现代人关系密切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7-03-16
字体大小:

 

牙结石透露尼安德特人食谱 可能会自我医疗且与现代人关系密切

尼安德特人他们的饮食彼此差异很大,在周围的环境中觅食所导致。图片来源:Mauricio Anton/SPL

栖息在西班牙北部El Sidron洞穴中的尼安德特人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然而在他们于距今约5万年前死亡之前,他们一直以蘑菇、苔藓和松子为食。其中一些人甚至可能用植物和霉菌治疗自己的疾病。

而这些精准的肖像则是通过对5名尼安德特人硬化牙菌斑中的脱氧核糖核酸(DNA)进行分析得出的。

这项研究同时重建了来自一个已经灭绝的古人类物种的首个微生物组,同时暗示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之间可能存在亲密行为,例如接吻。

联合领导该项研究的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古微生物学家Laura Weyrich表示:“它真的描绘了一幅不同的场景,包括他们的性格,以及他们是谁。”

德国耶拿市马普学会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考古学遗传学家Christina Warinner对于研究人员重建微生物组的工作表示赞扬。Warinner说,尼安德特人的口腔似乎曾被与现代人截然不同的微生物所占领的事实意味着“我们真的只是知道人类微生物学的皮毛而已”。

20多年前,这项研究的联合作者、英国利物浦大学Keith Dobney和阿德莱德大学Alan Cooper最初试图对这种古人类牙齿上钙化的牙斑层(又被称为结石)中的DNA进行测序。两位科学家曾希望由此了解尼安德特人的饮食与疾病情况,然而痕量污染掩盖了任何尝试识别古代食物和微生物的想法。

如今,对古代DNA分析技术的改进使得测定这些痕量序列成为可能,从而让大量古代牙结石走进了科学家的视野。

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由Cooper率领的研究团队通过对牙结石进行测序,发现了主要饮食结构变化引发的人类口腔微生物的巨变,其中包括距今约1万年前的稳定农业生产的出现使得淀粉食物大量增加,以及19世纪工业革命期间,糖和加工面粉被引入到人们的饮食结构中。

Weyrich的研究团队比较了来自El Sidron洞穴和比利时Spy洞穴中的尼安德特人的牙结石DNA。分析结果表明,后者似乎以野绵羊和披毛犀为食,而前者则更偏爱植物。同时两种尼安德特人都吃蘑菇。

然而,德国图宾根大学古生物学家Herve Bocherens对于牙结石DNA能鉴别饮食差异和食物表示怀疑。尼安德特人所食用的已经灭绝的植物和动物DNA在数据库中往往是匮乏的,而之前的研究表明,上述两种尼安德特人都吃肉。Bocherens表示:“现在我不会考虑最终的结论。”

研究人员还发现,El Sidron洞穴中的尼安德特人可能利用植物进行自我治疗。杨树(包含水杨酸)DNA和青霉菌(青霉素的来源)存在于一名尼安德特人的牙齿上。Weyrich怀疑他们曾试图治疗细菌感染以及牙齿脓肿。

而一种名为口短杆菌的微生物的遗传证据则提供了另一种可能,因为这种微生物也存在于现代人的口腔中。基因组比较表明,在人类最后一个共同祖先出现十几万年后,这种微生物的现代世系与尼安德特人分道扬镳。这意味着古细菌曾在这两个人种之间传播。

“如果你要在物种之间交换唾液,那么他们至少是分享食物,或者是接吻。”Weyrich说,“这表明,这些交流可能比我们之前所想的亲密得多。”

尼安德特常作为人类进化史中间阶段的代表性居群的通称。因其化石发现于德国尼安德特山洞而得名。尼安德特人是现代欧洲人祖先的近亲,从12万年前开始,他们统治着整个欧洲、亚洲西部以及非洲北部,但在2.4万年前,这些古人类却消失了。2009年,尼安德特人基因组图发布。2010年,一项为尼安德特人基因组测序的研究结果表明:就现代分布于欧洲和中东的人类而言,有1%至4%的尼安德特人DNA。2014年2月,根据考古学家们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发现现代人类的DNA序列和尼安德特人的DNA序列非常相似。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