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大侠迷案,揭秘呼兰大侠真实人生

文章作者:岁月静好 | 2016-05-18
字体大小:

也许你熟悉南侠展昭北侠欧阳春,可是如果提起呼兰大侠这样一个人你还能说出一个123吗,到底为什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悍匪会被称为大侠,在我们的理解上大侠一直以来不都是对侠肝义胆正义人士的尊称吗,究竟这位呼兰大侠是何许人也,他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呼兰大侠迷案,揭秘呼兰大侠真实人生。

呼兰大侠迷案

著名女作家萧红曾有一篇名为《呼兰河传》的作品,描写的就是上世纪初的关东小城风物。同时这座位于哈尔滨之北呼兰河畔的县城也是萧红的故乡,可是就是呼兰这座人杰地灵的古城,前些年却又出了一位佐罗式的“恐怖分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今天讲述的称呼兰大侠。

我们之所以说呼兰大侠迷案是因为只关于他的案子就有着不同版本的传说,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流传最多的两个版本。

1、呼兰大侠迷案版本一:

黑龙江呼兰大侠迷案之迷是发生在黑龙江呼兰县城里面的一个故事,为什么给他取了个呼兰大侠迷案的名字呢,看看下面这段关于这位大侠的传说你就会明白了。

呼兰是曾经的工业基地军火库,有很多工厂,号称龙江第一县,老百姓除了下岗的就是没岗的,一片萧条。但这里民风纯朴,有着令人羡慕的蓝天白云,还有百余年历史的教堂,是个很有特色的小城。

大约20年前,呼兰出现了连环杀人案,但是间隔时间稍微有点长,约一年半载才杀一个人,累计死了二十余人,而且都是警察,到底是什么人呐,又究竟为何专杀警察呐。

据说20年前的呼兰很乱,尤其是警察欺男霸女,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要不老百姓也不会把这样一个专杀警察的称凶手称为“呼兰大侠”。死的多数是派出所当官的,所以也有人说这位呼兰大侠的凶手极有可能也是警察,为什么真没说呐,因为他的反侦察能力很强,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呼兰大侠约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举义,用手枪暗杀作恶多端的公检法分子,至九十年代中期,大约杀掉了十几个左右。据说这位大侠杀人要精挑细选,想除掉的都是民愤极大的败类。他昼伏夜出,耐心跟踪暗杀目标,等到僻静之处果断出手,一枪毙命,从不失手暗杀水准极高。

杀第一个警察的时候,他在尸体上留了一张纸条,上写“呼兰大侠”。以后一连几年,他每年都要杀上几个。所以在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对于这样一个民间侠客当局极为重视,中央公安部一个专案组驻扎呼兰多年,专门侦破此案。把小城十几万人口差不多逐个过了筛子城市几乎翻了个遍,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呼兰大侠作案多起,按说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这不得不让我们做出这样的猜想,当局破不了案,首先说明大侠反侦察能力很强,其次说明广大人民群众包庇袒护大侠,不愿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线索,虽然他用不合法的手段为民除害,但是同样确实得到当地人民群众拥护的。

据说呼兰大侠的最后一次行动是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一天夜里,他跟踪一个败类刑警,等该刑警骑车到家门前下车的时候,他在背后开枪行刺。这名刑警也是经验非常丰富,听到身后有动静,没回头立即拔枪,朝响枪的方向还击。两个人同时负伤,警察倒地,大侠遁去,最终还是呼兰大侠胜利。

案发后当局动用警犬沿血迹追踪,连人带狗一通折腾,竟然还是一无所获。但从此以后,大侠未再出现过。至今接近十年,呼兰大侠销声匿迹,再未出现过。

概括来说在版本一中呼兰大侠因为其超强的反侦查能力被判定为警察,在那个警察欺男霸女的时代或许是因为看不惯所以开始为民除害。

2、呼兰大侠迷案版本二:

故事发生于1986年3月28日夜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当晚有52人惨死家中,均一刀致命。其中,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余25人是其家属(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凶手用匕首在死者家的墙上,留下名号——“呼兰大侠”。

一个平静的小县城,这样手段案件的概念和效果是可想而知的。县公安局,迅速勘察、封锁现场,并立即向上级通报。同年4月2日,328专案组正式成立,共计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来的专家组,省厅的骨干力量,以及全国各地的精英)。

经过两年多的紧密调查、取证、研究、分析、排查、走访,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此后,该案永久封存,停止一切调查。

1986年4月6日夜北京方面派来的痕迹鉴定专家赵某、王某,在呼兰县公安局招待所被杀。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某及其刑警队的3个刑警,惨死家中,连带家属4人。另两个专案组成员在住所被杀。案发现场,墙壁上再次留下四个字——“呼兰大侠”。

而且该起案件与328案件相同,刀法纯熟一刀致命,凶手为同一人作案。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间,呼兰、哈尔滨、阿城三地,先后有人遇害。其中民警37人、刑警12人、及其家属56人。原文地址:http://www.ufo-1.cn/article/201605/1037.html

本次案件与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凶手从身后偷袭,一刀刺穿颈部,而后凶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经刀痕比对、鉴定,多次凶案的凶器为同一把匕首,从这一点来说本案的凶手应该还是咱们这位呼兰大侠。至此一时间整个黑龙江省的警察人心惶惶,几乎是无人敢穿警服上班。

呼兰县公安局某退休领导,曾扬言“别说抓到凶手,就是有谁能提供凶器的线索,我个人悬赏10万元!”同年9月26日这位领导惨死家中。凶手同样是用匕首在墙上留下一行字,“杨局长,你太令我失望了。这把刀,还是留给你们作纪念吧!”然后将匕首扎进墙里,从此,呼兰大侠,销声匿迹,弃刀归隐。

在呼兰大侠迷案版本二中,这位呼兰大侠似乎少了版本一中的正义,似乎更接近于一位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狂魔。

揭秘呼兰大侠真实人生

说到这里依然没有人知道咱们这位呼兰大侠究竟是版本一中一位真正为民除害的大侠还是版本二中滥杀无辜的杀人狂魔。在这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件背后究竟有着怎么样的故事怎样不为人知的人生。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想要揭秘呼兰大侠真实人生我们还需要从生他养他的那一方土地说起。走进呼兰县还原呼兰大侠最真实的人生。

我们知道呼兰是从哈尔滨北面走的一个县,如今已经被划作了一个区。哪里曾经和绝大多数县城一样,凋敝,阴冷,街道破落得毫无尊严,那里的人给人的印象是坦率而懒散,像街区一样自暴自弃,他们对“法律”知之甚少甚至也不期待正义。

据说这样的地方有两类恶棍,他们开着豪华汽车三五成群地控制某种产业的中年人,或者是在街上游荡的少年,随时可能掏出尖刀像群秃鹫一样地扑向某个,或者可能是仅仅望了他们一眼的陌生人。试想这样一个到处可见有歹徒的地方,警察会是什么样的呐。

二十年前在呼兰这片土地上,警察的权力可谓是无拘无束纵横于乡野,把人塞进摩托车的斗里带回所队,他们哪儿有一整套逼供招数,能用被塑料袋里的辣椒把人呛成肺炎,或者在十几秒里用电棍把一个男人彻底变成废人。

这样欺男霸女伤天害理,总会有人看不惯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敢怒不敢言,总是会有这样一个人敢为人分先于是此人开始举义。

第一个被杀的是于铺乡派出所的所长。“那家伙早先横行乡里”那时派出所后面是大野地,尸体是第二天发现的,就一枪把脑盖儿周掉一块儿。死尸上放张纸儿,写着:‘呼兰大侠’。这位大侠杀人要精挑细选,想除掉的都是民愤极大的败类。他昼伏夜出,耐心跟踪暗杀目标,等到僻静之处,果断出手,一枪毙命。

杀第一个警察的时候,他在尸体上留了一张纸条,上写“呼兰大侠”。以后一连几年,他每年都要杀上几个,从未失手。当地流传着民谣:“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 

对于这样一个民间侠客,当局极为重视,中央公安部一个专案组驻扎呼兰多年,专门侦破此案。可小城十几万人口,差不多逐个过了筛子,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文章开始我们就说了,呼兰大侠作案多起,按说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当局破不了案,这说明什么呐,首先说明大侠本人特别精明,把活儿干的干净利落,其次说明广大人民群众包庇袒护大侠,不愿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线索。

案发后当局动用警犬沿血迹追踪,连人带狗一通折腾,竟然还是一无所获。但从此以后大侠未再出现过。至今接近十年,呼兰大侠销声匿迹。 

也许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最后一次枪响过后他干净利索地从上千个搜捕的警察视野里消失掉,所有的线索突然中断。从北京来的专案组,曾把整座小城像个破布口袋一样里外翻了几遍,取了每个成年男子的指印和血样,便衣们日夜在街上布控蹲守。但那个人仍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像解开一个绳扣,像设计一个棋局,像打一局斯诺克,不紧不慢地取走了一个个警察的性命。

在江那边的省城里警方的声誉丧失殆尽,强硬和鲁莽曾经是他们最可标榜的美德,如今他们变为被某个人捕猎的对象,竟然在白天都不敢穿着警服。当这场瘟疫一样的连环谋杀戛然而止时,他们被长久地羞辱着。

不再有新的发案也就无法将那人现行抓获,他们被彻底打败了。只有漫长的时间,能让这件事慢慢褪色,让人们不再眉飞色舞地讲述这个年头。二十年后所有呼兰人都声称直接或间接地认识某个被害人,他们的讲述或者离奇到随意的程度,或者自相矛盾可确定的情节极其有限。

有人说自己见过“呼兰大侠”,他身高体壮,在三电厂的高墙上跑过去的。也有人说“呼兰大侠”是个年轻小个子曾经与他在小酒馆面对面说过话,说警察别想抓到他,他杀够一百个就会自杀。

但是后来他们被省公安厅找去后,都承认是因为兴奋而胡说八道。警察对全县人口进行排查,老师要小学生见到可疑生人就向学校举报,那些注意力涣散的孩子等到下课铃一响,就开始拍着手唱道:“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自1987年发案后的几年里,最邪乎的说法是应该是说在这座三十万人的小城里,被枪杀的人多达三十多个,死者包括公检法和粮食、交通系统的干部,都是在夜间被从十几米外的暗处一枪毙命,伤口大多在脑部。杀人者没有留下过多踪迹,又与死者没有私仇,加之对地形十分熟悉,开完枪后立刻隐遁,是最疑难和危险的凶杀,确实很难调查。

当然这也是多数人公认的版本是,被杀的警察是十一个,平均半年左右做一次案。被杀者多数四五十岁,都在文革后开始发迹,所以传说呼兰大侠的真实身份就是个警察。其时公安部的精英和“专业队”已经进驻呼兰,从当地接过了案子的管辖权,调查取证岂止是挖地三尺,内部人能够藏身的可能应该是没有的。

当然他们也抓过几个嫌疑人但新的案子很快又出来了,最后一起案子发案后,那个专案组的头头终于怒不可遏,擎着两支手枪站在镇政府大门口,冲着四处喊叫,要“呼兰大侠”出来和他单挑。据说在几年前,有家外地电视台曾经想要采访此案但没有成功,当年的公安由于顾虑和纪律,不愿意提及,而且物是人非很多经办人或者退休或者入狱。有位女记者曾见过一张据说是“呼兰大侠”的模糊照片,但她并不太相信它。她不止一次地设想过这样的场景:某个正义凛然模样的帅气警察,每天下班后迅速换上便装,开始按照曾经某一天他列好的死亡名单开始为民除害。

结语:幻想终归是幻想,传说也许永远是传说,呼兰大侠到底姓谁名谁年岁几何,父母和岁月给了他怎样的某样,也许永远都没有人能说的准确了,或许世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谁,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留给世人的一点小心机,有一点离奇还有一点神秘。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